详细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详细信息
赵纪彬
添加时间:2014-12-06  
赵纪彬原名济炎,别名化南,字象离,笔名彬冰,纪玄冰。1905年7月25日出生于直隶濮阳县千口村(今属河南内黄县)一个书香门第。祖父是前清拔贡,父亲是清末的一名秀才。他5岁就随父亲读古文诗词,后入私塾读五经四书。
赵纪彬的童年时期是在父亲的严教中度过的。父亲在学校是严厉的先生;在家里是威严的家长。他的学业总是受到父亲百般地挑剔和批评。正是这种严格的幼年教育,使他精读了五经四书、诸子百家,奠定了深厚扎实的古文基础,并养成了勤奋好学刻苦钻研的习惯。
15岁那年,赵纪彬考入濮阳高小读书。这是他第一次离开父母而独立生活。他象一只奋飞的雏燕,觉得一切都很新鲜。1919年,“五四运动”的浪潮席卷全国各地,进步思想震荡了赵纪彬幼小的心灵,四书五经中许多旧伦理观念在他头脑中发生了动摇。
有一次,他在和同学们讨论《论语》时说:“孔子这老头尽骗人。他说自己‘五十而知天命’,可是,当季路问他事服鬼神方法的时候,他回答:‘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’又问他人死的事情,他又说:‘未知生,焉知死?’什么都不懂,可见他说自己‘知天命’是骗人的。”
还有一次,赵纪彬看到濮阳城里许多老百姓求神祭天,祈祷降雨。他回到学校,问先生世上是否真有“神”、“鬼”。先生随口回答说:“有。”赵纪彬马上又问:“孔子说:‘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。’圣人也未认为真有神鬼在,祭神鬼完全是祭神鬼者心理上的一种自我满足。圣人尚且不相信神鬼,为什么我们还要相信呢。”那位先生面红耳赤,无言可对。
1922年,赵纪彬高小毕业后,考入大名河北省立第十一中学,因参加学潮被开除学籍。后去北平求学,借李素若等同学关系,寄居北大附近公寓。他每天去北平图书馆看书,到书市逛书摊,去北大听学生辩论,许多闻所未闻的新思想,象甘露一样滋润了他的心田。后来,因家庭经济拮据,在北平求学无望,于是,购买了大批进步书刊,准备回家自学。这时,他听说保定高师教授谢台岑去大名创办七师,即携新书去大名投考。1923年秋,赵纪彬因文章出众,被校长谢台岑、教务主任晁哲甫指名录取。
入  党
大名七师是在新文化运动影响下创立的一所新型学校。校长谢台岑的治校方针是“以作为学”,理论联系实际。学校民主风气甚浓,学生和先生可以共同讨论问题。当时,许多教员和学生订阅进步书刊《新青年》、《向导》等。这时候,赵纪彬已经是一个新文化思想的积极追随者和宣传者了。1924年秋,赵纪彬在校刊《曙光》创刊号上,写了《一年来日记之一脔》,名义上是纪念七师建校一周年,实际上是对奉鲁军阀和当地豪绅进行猛烈抨击。
“五卅惨案”以后,全国各地纷纷举行罢工、罢课、罢市、游行示威,反对帝国主义。七师师生也积极行动起来。赵纪彬和王维刚、刘大风、李大山等,是这一运动的主要宣传者和组织者。他们和大名十一中、女五师、国立高小等学校,组织学生联合会,分头宣传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,召开市民大会,宣传革命,抵制日货。以后,他们又组建了“‘五卅惨案’后援会”,积极投入抵制日货的反帝爱国运动。
1925年,南乐县教育局一伙旧知识分子,竭力宣传尊孔复古思想,攻击“五四”新文化,并出专刊与七师的《曙光》相对抗。对此赵纪彬非常气愤,写了《与人论<孔学>书》,给以辛辣的讽刺和批驳。这篇文章在当时引起了强烈的震动,大名学校学生曾为此分成两派,争论不休。此事引起不久前到七师任教的中共党员冯品毅的注意。
冯品毅是中共豫陕区委委员,应谢台岑之聘到七师任英语教员。1926年春,赵纪彬和刘大风、李大山,经冯品毅的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。不久,冯品毅去上海。冯走后,赵纪彬等在学校积极发动同学阅读进步报刊和革命书籍,如蔡和森的《社会进化史》、德山的《社会问题》和孙中山的《三民主义》等,并和李大山一起坚持自修日语,再以日语读马列经典著作。
1926年冬,赵纪彬、李大山、刘大风去北平找党组织。中共北方区委批准刘大风去南方学习,赵纪彬、李大山仍回七师做学生工作,建立中共大名特别支部,指派李素若为书记,李大山任组织,赵纪彬任宣传。
走 向 农 村
1926年冬,赵纪彬利用寒假回家乡千口村做社会调查。当时,他虽然还不懂得自觉地运用阶级分析的方法,但调查的题目都是与农民切身相关的问题。如:“穷人为什么没有土地?高利贷利率那么高,为什么还有人要贷?贫苦农民的生活来源是什么?等等。春节前后,赵纪彬家经常聚集很多农民议论问题。有时候,竟为一个问题争论不息。他风趣地称他家是个”抬杠铺“。后来,他写了一篇调查报告《农村破产浪潮中冀南一个畸形繁荣的村庄》,1935年被千家驹收入《农村经济论文集》。
1927年,直南党的组织把主要工作放到农村,开展农村革命。赵纪彬回到濮阳,以跨党党员身份参加了国民党濮阳县县党部,任县党部宣传部长。不久,他又回到千口、井店一带活动。
在井店小学,赵纪彬和当地青年学生揭发土豪劣绅的罪恶,并把材料呈报到濮阳县政府。这时,武汉发生了“七•一五”反革命政变,汪精卫大肆捕杀共产党人,国共破裂。赵纪彬和李大山通过跨党党员汪静涵的关系,随北伐军部队到了新乡。正当他们彷徨的时候,刘大风从武汉农民运动讲习所回来了。他讲了南方的革命形势,传达了“八七会议”精神和省委指示,并带来了毛泽东的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》、澎湃的《海陆丰农民运动》,肖楚女的《社会主义讲授大纲》等。赵、李也从新乡回到沙区。根据中共中央“所有跨党党员,一律退出国民党”的决定,赵纪彬、李大山、刘大风等立即退出了国民党。
夏,他们在沙区发展王从吾、平杰三、王卓如、刘汉生、蔡兆麟、赵子云、喻屏等一批知识分子入党,并组建了千口、化村、井店三个党支部。不久,三个党支部又分别发展了一批农民党员。10月,中共濮阳县委成立,书记刘大风,组织李大山,宣传赵纪彬。县委机关设在千口村赵纪彬家里,领导沙区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。
办 农 民 夜 校
1927年秋后,中共濮阳县委决定在千口、化村、井店举办农民夜校,发动群众,开展反土豪劣绅的斗争。开始的时候,夜校主要讲政治,农民不愿听。后来,就改由边教识字边讲政治,寓革命道理于识字课本之中。讲授的《农民夜校读本》由赵纪彬编写,李大山刻印。《读本》的第一课是:工人苦,农民苦,出尽力气不能享福。第二课:是谁剥削我们?是谁压迫我们?帝国主义、军阀、贪官污吏、土豪劣绅、大地主、资本家。还有一课是:二十世纪放光明,我们要除寄生虫!土豪劣绅要打倒,军阀政客一扫清;大地主、见阎王,资本家,进阴宫,杀尽这些强盗狗命,到那时,能做工的有工做,能种地的有地耕,人人都自由,人人都平等,红旗插遍天下,共祝世界大同。最后一课:团结前进,奋斗牺牲,最后胜利一定属于工农!
农民们听了,说:“看看人家说得理儿多好!”可是,农民对讲课的先生有怀疑。说“富人家的孩子讲穷人家的理儿,怕不会是真心吧。”为了解除农民的顾虑,赵纪彬让“先生”当场向农民学员们秉心立誓。以后,又在实际斗争中切实地为穷人办事,穷人们才真心实意地和“先生”的心贴在一起了。
斗争首先从千口村开始。农民党员刘玉峰、刘思义等,领着群众向村长刘耀宾、赵绍福算贪污剥削帐,取得了胜利。井店平杰三、喻屏领导的选“市长”斗争,化村王从吾、王卓如、蔡兆麟领导的夺取庙产、学产斗争,也都取得了胜利。春节前后,又夺取了反“掉头税”斗争的胜利。
初步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沙区的贫苦农民,周围村庄的穷人一时风传这些村出“圣人”啦,纷纷到千口、化村来取经,请“先生”。赵纪彬他们及时地利用这种好形势,派人到附近各村传送经验,发动群众。他们还学习湖南农民运动的经验,建立农民协会(当时也叫“穷人会”)。到1928年底,硝河两岸已有30多个村庄千余群众参加了“农民协会”。
为了指导迅速发展的群众斗争,中共濮阳县委编印了《白杨书札》(即濮阳通讯)、《节节高》、《斗鹌鹑》、《金色鲤鱼对对鲜》等四种秘密文件,由赵纪彬编写,李大山刻印,印发各支部。
在与各村豪绅地主的斗争中,豪绅们利用民团武装,不断抓人罚款,镇压群众运动。1928年秋,农民协会与民团的斗争日趋尖锐化。冬天,农民协会清算了濮阳九区民团团总蔡鸿宾的贪污帐,,并把他押送到濮阳县政府。1929年2月15日,农民协会在温邢固召开庆祝算账斗争胜利大会,因蔡兆麟叛变告密,大会遭到濮(阳)、内(黄)、滑(县)、浚(县)四县反动武装的联合镇压,农协会员5人牺牲,多人受伤,赵纪彬、李大山、刘汉生、王卓如被捕。
被 捕 后 的 斗 争
温邢固事件后,赵纪彬等四人被解送到濮阳。党组织通过濮阳县党部的关系,与豪绅地主开展激烈斗争。豪绅地主指控赵纪彬等人煽动农民暴动,并联名在天津《大公报》发表文章肆意污蔑。赵纪彬等申辩说温邢固大会是农民协会会员集会(农协当时属合法),豪绅地主镇压农民协会正常集会,打死打伤农协会员,乃属犯罪。赵纪彬在公堂上慷慨陈词,历数豪绅地主的罪恶行径。豪绅地主辩不过他,污蔑他是“钢嘴铁牙,胡搅蛮缠”,拒不与赵对质辩论。为营救赵纪彬他们,农协也派代表出庭作证,控告地主豪绅的暴行。双方互为原告。濮阳县政府将案件分为刑事案与政治案。政治案转大名中级法院,判处赵纪彬、李大山3年徒刑,刘汉生、王卓如取保外押;濮阳县以刑事杀人罪分别判处温振刚、蔡鸿宾、杜金生、刘耀先等4人5——12年徒刑。
判刑以后,赵纪彬和李大山把监狱当课堂,自修外语,通读日文版《资本论》和黑格尔的《逻辑学》。赵纪彬的母亲张栋,每星期借一大包书籍,送他们阅读。
七师校长谢台岑也时常派人去看望他们,并从自己家拿钱给他们用。同学们也常把学校的一些活动情况告诉他们。当他们听说七师有人将波格达诺夫的《社会意识学大纲》做教材时,赵纪彬就与李大山共同商讨,写了6万字的《波格达诺夫<社会意识学大纲>批判》一书,由七师党组织印发给学生阅读,在学生中又一次掀起了波澜。
1931年底,赵纪彬刑满出狱,经组织安排于1932年春去西安警备师任政治教员。不久,出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长。1935年失去了党的组织关系,从此开始教学和学术研究工作。
赵纪彬是直南、豫北较早的共产党员之一,他最先在沙区建立党的组织和农民协会,点燃了沙区人民革命的烈火,为以后冀南和冀鲁豫边区革命根据地的创建,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。
返回
关于我们  |  联系方式  |  管理登陆
版权所有:中共安阳市委党史研究室  备案号:豫ICP备13031766  技术支持:商祺网络  访问量统计:
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