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党百年·安阳革命故事百篇
愤怒的六河沟
添加日期:2020-10-28  点击次数:

1931年夏季的一天,太阳火辣辣的,天气十分闷热。安阳火车站月台上,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,汗流满面,心事重重地挤过人群,匆匆登上北去的火车,随着汽笛的长鸣,向全国著名的煤矿六河沟驰去。这个青年就是中国共产党安阳县委书记马存汉。
       马存汉在六河沟车站下车后,首先和矿上的老党员胡金山、纪德贵接上了头。在纪德贵的帮助下,他到六河沟煤矿的台寨井当了推罐工,改名董汉,住在离纪德贵家不远的一间破草房里。
  马存汉这次来到六河沟煤矿,立即着手调整了矿上原来的党支部的领导班子,他兼任矿党支部书记,胡金山任组织委员,纪德贵任宣传委员。支部调整后,第一项任务就是尽快把工人组织起来,开展反打骂斗争。马存汉经常深入矿工,和工人们拉家常,讲革命道理,工人有啥困难,他总是尽力帮助。他常对工人说:“咱们工人只有团结起来拧成一股劲,齐心向资本家做斗争,才有好日子过。”所以大家很快就团结在他的周围了。
  反打骂斗争开始后,工人情绪很高,有人要求像前几年那样成立自己的工会。听到这些议论,马存汉把胡金山、纪德贵叫到自己的小屋,三个人面对面坐在土炕上,马存汉说:“这几天有工友要求成立工会,我看目前条件还不成熟。矿上白色恐怖这么严重,资本家加强了矿警队,还勾结国民党军队、特务镇压工人运动,暗杀进步工人。现在不如通过其他有效的组织形式,把工人中的积极分子团结在党的周围。”纪德贵脑子快,点子多,听了马存汉的发言立即说:“我看咱可以先组织个‘朋友社’,利用这个传统的方式,既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,又可以吸收积极分子参加斗争。”马存汉和胡金山都同意老纪的想法,最后支委会决定:“朋友社”要建成一支党的外围力量,工人运动的骨干。为了纯洁队伍,规定了十点要求:自私自利的、好吃好赌的、贪生怕死的……都不准入社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  会后,三个支委分头联系工人,物色对象。没几天,他们就把工人中最讲义气、最有胆量,和资本家有深仇大恨的张瑞堂、柳天宝、张瑞联、申寿银、斗贵、黑全、李克保等36人,发展成“朋友社”的第一批社员。初冬,他们选了个好日子,在漳河北岸的石场村,按照当时拜朋友的习俗,烧上香,燃放鞭炮,热热闹闹举行了一个仪式。会上,“朋友社”确定了自己的任务和斗争方向:“朋友社”的成员要同甘苦共患难,决不贪生怕死,要扶弱锄暴,团结工人,反对资本家的打骂。
  “朋友社”成立的消息像长了翅膀,很快传遍了全矿,不少工人找上门来,要求参加“朋友社”。“朋友社”的兄弟们也认为人多才能势众,需要壮大队伍,不久“朋友社”又发展了第二批社员。这时,矿上有两个监工,平时专好打骂工人,工人早恨透了这两个坏蛋。“朋友社”的几个骨干,商量决定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。于是,乘一天夜里,狠狠整了他们一顿,吓得两个监工再不敢欺压工人了。工人们看到“朋友社”真能为工人撑腰出气,要求加入的人越来越多。党支部分析了客观情况,决定继续发展组织,这一次发展到250多人,并在附近最大的村庄——都当召开了庆祝大会。参加大会的除“朋友社”的社员外,还有附近好几百农民。纪德贵是本地人,平时敢说敢当,在群众中威望很高,这次他挑头在会上说:“兄弟们,俗话说得好,孤树不成林,孤雁不成群,咱们穷人抱不住团,资本家才敢随便打骂我们,我们团结起来,百根麻线拧成一股绳,他们敢欺压咱,哼!就跟他们干……”听了纪德贵这番话,工人和农民都频频点头说:“对,穷人就是要抱得紧,再不起来就不得活命了。”
  冬去春来,转眼到了1932年的春天。从2月到5月,党支部连续发动了两次大罢工,这两次大罢工虽然取得一些胜利,但资本家和包工柜照样残酷地剥削和压榨工人,矿工们的贫困生活并没有多大改变。为了给工人增加工资,在上级党组织的统一部署下,党支部领导了一次大规模的罢工斗争。
  罢工前,马存汉、胡金山和纪德贵反复商量,分析罢工可能出现的问题,发动“朋友社”的社员充分做好宣传鼓动工作。罢工的前一天晚上,工人们都没有上班。“朋友社”派人到各村联系,各村的骨干分子都积极作了准备,有的磨刀,有的修枪,有的写标语,有的印传单,忙忙碌碌一夜没睡觉。
  7月7日中午,台寨平窑开始罢工。下午l时,“朋友社”几十个人手持大刀、长矛,站在平窑口,工人没人下井了。资本家闻讯赶来,指使矿警队把为首的两个“朋友社”社员抓起来。工人看到矿警队动手抓了人,激起了胸中怒火,几百人像潮水一般涌向井口,把矿警队团团围住,用石块向矿警猛砸,打伤好几个矿警。几个高个工人乘机冲上去,把被抓的工人兄弟抢了出来,下午各点班全部罢工。资本家看工人人多势众,不好压服,就连夜派人到磁县向国民党高桂滋部队谎报军情:六河沟有共产党暴动,请速派兵镇压。
  工人听说资本家去磁县叫部队了,一个个怒不可遏,决心跟资本家干到底。夜里1点,几个“朋友社”社员手持长矛、手枪,在六河沟和顺井口值勤,突然发现煤台旁边一个黑影在闪动,仔细一瞅,是一个矿警在监视工人的行动。工人正在火头上,看见矿警队又在捣鬼,眼睛都气红了。不知谁小声说了一句:“干掉他!”,几支手枪一齐开火,那人应声栽倒在黑暗中。8日天明6点,六河沟和顺井1000多工人停止下井,至此,全矿3000多矿工一致举行了总同盟大罢工。
  为了抵抗国民党军队的镇压,这天早晨,石场、台寨、都当、冶子等附近村庄的工人、农民像赶庙会一样,三人一群、五人一伙,手持大刀、长矛,举着连夜赶制的红旗,沿途贴着标语,撒着传单,涌向漳河桥北头。离桥不远的高土岗上,站着几个“朋友社”的领导人,他们用愤怒的目光凝视着桥南头的远方,纪德贵和张春林等也不时地谈论着什么。下午1点,罢工的人们不顾炎热和饥饿,仍然严阵以待。突然,从漳河南岸“呜呜”开过来一列火车,国民党驻磁县部队王子敬营长带着两个连,荷枪实弹,吹着洋号,向河北岸开来。
  这时,河北岸的群众大约四五千人,像汹涌澎湃的大海一样怒吼起来:“穷弟兄不打穷弟兄!”“我们为了要求增资、要欠资!”“你们也有妻儿老小,不要为有钱人卖命了!”“不给有钱人当炮灰!”“穷兄弟不打穷兄弟!”……工人的怒吼声像大海的浪涛,震动了西山,冲击着漳河。正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,小火车“呜呜”了两声并没有过河,又退回去了。仗没打起来。原来资本家叫部队说是共产党暴动,但部队来了一看是工人罢工要求增资,再加上部队内部又有地下共产党员做了工作,所以就退回去了。
  资本家镇压未成,罢工继续坚持。9月上旬,“朋友社”决定组织工人游行示威,去南山坡砸资本家的大楼。工贼把此事报告了资本家,这一下可把资本家吓呆了,迫于形势,他们派人出面向工人求和。经过谈判,资方答应了增资要求,工人的日工资由4角增加到5角,罢工斗争取得了胜利。
  这次罢工自1932年7月7日开始后,陆续参加的工人达到万人以上,史称“万人大罢工”,是共产党在安阳领导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工人罢工斗争。
   (宜农)

返回
关于我们  |  联系方式
版权所有:中共安阳市委党史研究室  备案号:豫ICP备18044032号  访问量统计:
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