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党百年·安阳革命故事百篇
五卅运动在安阳
添加日期:2020-06-02  点击次数:

 1925年,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被帝国主义压迫得透不过气来。5月15日,上海工人顾正红被日本人枪杀;5月30日,发生南京路惨案,炎黄子孙的鲜血染红黄浦江畔。帝国主义的罪恶行径,激起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怒,一场规模空前的反帝爱国运动爆发了。消息传到安阳后,在中国共产党安阳党组织的领导下,各界群众同仇敌忾,向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展开了英勇的斗争。
       清晨,“当!当!当!”一阵沉闷的钟声,从育英女中的高墙内传出。一群女学生排着队,依次向教室走去。突然,从墙外飞进一个纸团,恰好落在初中三年级女生程宝真的头上。她机灵地拾起纸团,紧紧攥在手中,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,从牧师们的眼皮底下走进教室。
       育英女中,是一所由英帝国主义创办的基督教会学校,校长温晨熙是加拿大人。平时,学生们在校长、牧师以及反动教师的奴役和监视下,不能越过“雷池”半步。然而,这个从墙外飞来的纸团,传递来五卅惨案的消息,使这些最富于激情和同情心的姑娘们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。宿舍里,程宝真等几个女生,看着写有“6月10日在高阁寺开会,望姐妹们能冲出罗网,参加此壮举”的字条,经过一番紧张的研究,她们一致表示找校方去,要求停止期末复习考试,走向社会,与各界人士一道反抗帝国主义的暴行,为国家争体面,为同胞争人格。
       程宝真作为全体学生的代表走进了校长办公室。温晨熙睁大惊奇的眼睛,听着她的陈述:“英国人在上海屠杀我同胞,我们要求停课,参加全城的游行集会,为死难的同胞申冤”。面对这位倔强女学生的愤怒目光,温晨熙好不容易才压住怒火,冷冷地回答说:“愿主保佑这误入歧途的孩子吧!”说完一挥手,让佣人把程宝真赶了出去,随后他又派人把学校的前门后门紧闭加锁,企图完全隔绝学生们与外界的联系。
       帝国主义分子的所作所为激怒了女中的学生。开会那天,令人压抑的钟声又响了,她们没有像往常一样走进教室,而是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,有的拿火捅,有的操铁锹,有的持棍子,包围了温晨熙的住所。“开开校门,让我们出去!”“打倒帝国主义!”喊声响成一片。平日里耀武扬威、盛气凌人的温晨熙及其同伙们,紧闭门窗,龟缩在一起,策划着对付女学生的手段。“砸烂铁锁冲出去!”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。“对,砸锁去!”只见人流向学校后门涌去,这些弱不禁风的女生,用磨刀石、火捅砸开铁锁,打开后门,潮水般冲了出去。“不准出去!不准出去!”温晨熙带着帮凶赶来,在他们的拦截下,少数小同学被强行拦住,其他150多名女生冲出罗网,投身到反帝爱国的洪流中。
       6月10日,古老的安阳城笼罩在一片悲愤的气氛中。城内各机关、商店的房顶、门前一律降半旗。一大早,高阁寺前的广场上陆陆续续走来一群又一群臂缠黑纱、手持白旗的工人、学生、军人、商人、市民,他们都是来这里参加反对英、日帝国主义惨杀中国同胞大会的。头戴柳条帽,裤中线镶有两道黄边的整齐队伍,是铁路工会纠察团的工人;头戴大檐帽,身披武装带,气度轩昂的军人是国民二军的将士。省立第十一中学等学校的学生来了,广益纱厂的工人来了,各个商号派出的代表来了,四郊的一些农民也远道赶来了。人群中自觉闪开一条道路,只见身着上白下黑素服,发辫上系着白头绳的一队女学生走进会场,这是育英女中的学生。看到她们的到来,会场上响起一阵热烈持久的掌声。参加这次大会的团体有20多个,各阶层群众3000多人,围观者近万人。
       8点钟,大会正式开始。首先,由大会主席常介眉报告开会宗旨。他说,此举意在唤起民众,一致对外,以期得到最后胜利。接着,爱国知识分子张及吾演说,号召学生要广泛开展平民教育和爱国运动,坚持到底。共产党员杨介人、罗任一及各界代表张润之、贾正德、孙燮做了慷慨动人的演说。国民二军李团长也简短发言,表明了态度。会场上“反对英日强盗”“严惩英日凶手”的口号声此起彼伏,令人振奋。
       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,游行队伍从高阁寺广场出发,经由西华门、县衙门前、冠带巷、西大街、北大街,出北门至铸钟街、耶稣教堂,最后到火车站。6月骄阳似火,游行队伍阵容整齐,参加的人员个个精神振奋。沿途各商号备有茶水,热情招待游行队伍。围观的群众挤满了大街。当游行队伍来到教堂门前时,人们自动地聚集在门外,他们派共产党员罗任一为代表,叫出英国、加拿大的牧师,要求他们致电本国政府,表明中国人民的反抗态度。激愤的群众振臂高呼“打倒帝国主义”,惊天动地的吼声,把几个外国人吓得脸色苍白,掩门溜了回去。
       徐向前元帅在《历史的回顾》一书中曾写道:1925年在安阳,印象最深的是6月10日声援五卅运动的群众集会,“目睹广大工人、学生、市民义愤填膺,一致奋起声援上海工人反抗帝国主义的动人情景,使我深感民心不可侮,伟大的中华民族正处在新的觉醒中。”
       在五卅运动的影响下,安阳各界积极行动起来。6月7日,学生会首先致电上海、北京,誓为后盾。其后,以共产党人为骨干的国民党安阳县党部发出通电,声明援助。商界表示禁绝日货,与英、日经济断交。尤其是六河沟煤矿工人站在斗争的前列,于6月23、24日举行罢工,显示出巨大的威力。
       在各方面呼吁的基础上,工、商、学、绅、军、政各界联合组成了“安阳各界对外联合会”“安阳各界沪案后援会”。六七月间,安阳人民多次举行反帝集会,声讨帝国主义的罪行,集会人数往往一次有几千人甚至上万人。安阳城内,各种传单、布告遍布全城,讲演队络绎不绝,街头巷尾常常可以看到一堆一堆的人在听演讲,往往是讲者力竭声哑,声泪俱下,听者咬牙切齿,群情激愤。募捐队员手执“为救济上海失业工人和死难烈士家属募捐”的旗帜,走街串巷,出入各种公共场所,爱国群众踊跃捐献,大力支持。剧团义演筹款捐助,收入极其微薄的火车站铁路工人、广益纱厂工人慷慨解囊,一位卖菜的老人将辛苦一天所挣到的钱全部交给募捐队。仅6月24日、25日两天时间,就募捐到2000多元,汇往上海。与此同时,爱国群众还展开了检查、抵制英、日货的活动,北大街几家经销英、日货物的商店被查封,英国煤油公司安阳代销处的仓库被焚烧,干涉抵制活动的土豪劣绅遭到痛打。
       在反帝爱国运动迅速发展的过程中,共产党员杨介人、罗任一和国民二军教导营政治教官徐象谦(即徐向前),深入到工厂、学校、兵营,广泛宣传群众,痛斥帝国主义的暴行。他们同各界先进分子和爱国人士一起,成为安阳反帝爱国斗争的活跃分子和中坚力量。1925年8月,在省立十一中放暑假的日子里,徐象谦、罗任一组织50多名爱国学生,进行政治军事训练。在国民二军爱国官兵的指导下,学生们身穿灰军装,肩扛木枪,从队列动作做起,射击、军体、野外遭遇战等等各项训练,一招一式认真操练。徐象谦经常对他们说:“反抗帝国主义的侵略必须准备力量。有了革命的头脑,还要有革命的武装,二者结合,才能有效地保卫国家。”在他的启发教育下,这批热血男儿陆续有20多人投笔从戎,考入广州黄埔军校。
       在五卅运动反帝风暴中,安阳人民形成浩浩荡荡的反帝大军,以前所未有的声势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,谱写出光辉的一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(王苏华  刘学文)
 

返回
关于我们  |  联系方式
版权所有:中共安阳市委党史研究室  备案号:豫ICP备18044032号  访问量统计:
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