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党百年·安阳革命故事百篇
古城春雷
添加日期:2020-05-08  点击次数:

  1921年9月,正值中秋季节。一天,古城安阳晴空万里,秋高气爽。一列从南驶来的列车徐徐停靠在安阳火车站。一位工人装束的年轻人利索地从车头上跳下来,向车上的伙伴招了招手,然后大踏步地向火车站机务段走去。
       “工友们,请过来一下。我是郑州火车站的司机,我叫吴清南,有要事告诉各位。”工友们听见招呼,又见吴清南手里拿着红红绿绿的传单,便围了上来,这个要一张,那个要一张。
       “啥事?说吧!”“念念这纸上写的啥,让我们听听!”
       “好!请大家静一静。”吴清南扬起手上的传单说,“这上面写的是:工人每天辛勤劳动维持不了生活,住黑屋,背外债,过着牛马不如的悲惨生活。工人要团结起来,反对剥削压迫!”
   “好!写得好!”“说的都是咱心里话。”有几个工人禁不住接上了腔。青年钳工戴清屏朝着吴清南大声问道:“你能不能给大伙说说咋团结起来?”
  “成立俱乐部。”
  “啥叫俱乐部?”
  “俱乐部就是为工人办事的组织,郑州铁路工人最近已经成立了俱乐部。我这次来,就是受俱乐部的派遣,号召咱铁路工友都参加俱乐部的。”
  吴清南的一席话在工人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,工人们三个一群、五个一伙地议论起来。机务段的钳工戴清屏、赵光前、齐福贵几个人合计了一会儿,戴清屏拨开围着吴清南的工友,走到吴清南面前对他说:“吴师傅,咱这儿没人见过俱乐部啥样,你能不能捎个口信,让郑州铁路工人俱乐部来人帮助我们也办个俱乐部?”“中!”“有道理,请他们来人!”工人们纷纷表示赞成。吴清南望着周围期待的目光,满怀信心地回答说:“我一定把口信捎到。”
       是年冬的一天,安阳铁路工人盼望的播火人终于到来了,他就是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干事、负责京汉铁路工人运动的共产党员李震瀛。李震瀛毕业于天津南开中学,是“觉悟社”成员,与周恩来、邓颖超是亲密的同学与战友,他是第一个到安阳开展革命活动的共产党员。一到安阳火车站,映入李震瀛眼帘的是高大漆黑的厂房,有气无力的机车,气势汹汹的把头,骨瘦如柴的工人……看到这不平等的黑暗社会,想到苦难深重的工人兄弟,他立即投入到组织发动工人的工作中去。    
  11月,机务段的工友率先成立了有72人参加的铁路工人俱乐部,推戴清屏为部长,齐福贵、赵光前等为委员。安阳铁路工人俱乐部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安阳最早的工人组织。在俱乐部成立大会上,李震瀛对工人们说:“中国是人民的中国,鸦片战争以后,华夏的河山被帝国主义列强瓜分得支离破碎。少数洋人和中国的洋奴,骑在人民大众头上作威作福。为什么外国资本家敢欺侮我们?就是我们没有组织起来,是散沙一盘呀!现在有了俱乐部,工友们就可以联合起来反打骂,反剥削,争取自由平等的权利。”
  俱乐部成立之后,工人们一下工就往俱乐部跑,把头、监工普遍感到工人没有以前听话了,这可气坏了段长许国岭。许国岭毕业于法国教会学校,平时见了洋人点头哈腰,见了工人就像个“活阎王”。哪个工人见了他都必须脱帽鞠躬尊称“老爷”,否则轻则扣罚工钱,重则挨打挨骂,工人们都恨透了他。
  这一天,许国岭来到机务段,扯起嗓子对正在干活的工友们说:“你们都给我放明白点,别看你们瞎凑堆,谁也挡不住老子管教你们。今后,谁上班迟到三分钟罚半天工钱;谁敢顶嘴,罚一元;谁敢反驳罚二元!”说完骂骂咧咧地走了。
  工人们对许国岭和工头打骂欺压、敲诈勒索的行为无比愤恨,纷纷要求俱乐部为工人伸张正义。李震瀛将工人反映的情况写成一个有24条条文的呈文,列出了安阳车站段长、厂长、工头、监工压迫剥削工人的罪行,趁北洋军阀政府京汉铁路局长赵继贤路过安阳之机,组织俱乐部会员手持写有“彰厂黑暗,要见青天”的小白旗,围着赵的专车喊冤。
  赵继贤的专车无法前进,只好让工人派代表上车交涉。工人代表戴清屏、齐福贵、侯德山登上专车递交呈文,请求严惩许国岭。侯德山说:“工人因公砸破了手指头,段长不但不给治疗,还罚款、扣工资。”齐福贵接着说:“我在铁路上干了好几年没加过薪水,肚子都吃不饱,还整天挨骂、受罚。”
  赵继贤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,傲慢而严厉地问道:“这个呈文是谁写的?”代表们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是马路上一位算卦先生写的。”赵继贤冷冷一笑:“没有出过外洋的人,写不了这禀帖,你们上当了,说实话吧!”
  车上的工人代表和车下的工人们愤怒了,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。看到工人们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,赵继贤知道事情不好对付,只得答复了工人的要求,严厉训斥了许国岭,并让其向工人道歉。党领导下的安阳铁路工人第一次斗争取得了胜利。
  随着时光的推移,安阳铁路工人在党的教育下,阶级觉悟迅速提高,工人们越来越看到团结起来力量大。到1922年8月,俱乐部成员猛增至1000多人。根据第二次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会议决定,将俱乐部改名为京汉铁路(筹备)总工会安阳分会,选举戴清屏为会长,齐福贵为副会长,解长春、赵光前为秘书。从此,安阳铁路工人成为京汉铁路线上一支影响较大、战斗力较强的工人队伍。
  1922年8月,中共党员贺道培奉京汉铁路(筹     
备)总工会党组织之命到安阳分会任秘书。同年12月,贺道培将斗争中的先进分子戴清屏、解长春、姚作棠三名工人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,并建立了党小组,贺道培为组长。至此,党在安阳最早的组织——安阳(时名彰德)火车站党小组正式成立。          
  1923年2月1日,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京汉铁路各分会代表不畏反动军阀枪弹和刺刀的威胁,在郑州召开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,反动军警强行占据总工会会址。与会代表忍无可忍,一致通过决议,于4日举行京汉铁路全路总同盟大罢工。参加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的戴清屏、姚作棠立即从郑州返回安阳,传达总工会的命令,并组织了工人纠察队,为罢工做好一切准备。
3日夜晚,罢工委员会委员李震瀛乘火车来到安阳,召集工会委员和纠察队开会,了解罢工准备情况。他要求安阳铁路工人加强团结,遵守罢工纪律,争取最后的胜利。
  罢工前的安阳火车站气氛十分严峻。4日,从淇县到邯郸的1000多铁路工人陆续奔赴安阳。中午12点,罢工的时间到了。当第四次票车进站后,戴清屏、齐福贵和另外两名工人立即跃上机车,拔掉火门,放干锅炉里的水,迫使列车停止运行,后面的七列火车被阻于安阳车站。列车上、站台上、道棚下的铁路工人在工会的统一指挥下一律停止手中的工作;工人纠察队拆下机车上的主要零件,派专人保护起来,并在车站附近的路口设岗,不准任何人进站。整个车站处于瘫痪状态。
  反动当局对铁路工人的罢工采取高压政策,强令工人复工,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但工人们坚决服从工会的指挥,毫不退让。他们说:“头可断,血可流,没有总工会的命令,决不复工!”
  7日,反动军阀开始对京汉铁路全线的路工进行血腥镇压,大批荷枪实弹的反动军警占领了安阳车站,铁路工会负责人戴清屏、解长春、赵光前被捕。军阀旅长岳维峻亲自审讯,强迫其下令复工,并威胁说:“如果不下令复工,就枪              
毙你们!”面对敌人的威胁,三位工会负责人英勇不屈,反动军警就将工会主席戴清屏五花大绑押回车站,恫吓罢工工人。
  7日下午4时,白玉荣、杨多只、许连荣等四位工人,奉工会的命令,到淇县火车站水泵房放水,阻止一列火车的运行,被反动军警逮捕。同时警察长“胡剥皮”还把郑州罢工工人王东奎押到火车站,对罢工工人们说:“这就是不复工的下场!郑州已经打死30多人,刘文松(郑州铁路工会负责人)也被绑到电线杆上,其他地方的罢工都失败了,你们快上工吧!”不久,传来长辛店、郑州、江岸铁路工会惨遭镇压的消息。总工会为保存革命力量,避免更大的损失,忍痛下达了复工的命令,全路各站陆续复工。至此,坚持四天的安阳铁路工人也复了工,斗争终于遭到失败。
  铁路工人被迫复工后,反动当局并没有停止对工人的镇压。安阳铁路工会被封闭,戴清屏、姚作棠、齐福贵、解长春和赵光前等工会骨干被铁路当局开除,被迫离开安阳,党小组遭到破坏。
  但是,安阳铁路工人的斗争犹如在古城上空响起的第一声春雷,它促使了安阳人民的觉醒。铁路工人所表现出的英勇顽强的斗争气概和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,充分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伟大力量,为后人所称颂。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王苏华    苏吴)

返回
关于我们  |  联系方式
版权所有:中共安阳市委党史研究室  备案号:豫ICP备18044032号  访问量统计:
未经书面授权,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